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官網
關鍵詞: 電商 電視 時代 職業打假 退貨責任
主頁 > 以案說法 > - 正文

途歌創始人淪為“老賴”,消費者苦追一年多押金仍難退

時間:2020-03-31    來源:中國商報    責任編輯:zrbj1

摘要:2018年底,途歌資金危機徹底爆發,用戶押金無法正常退還,途歌的財產隨之遭到凍結。去年11月29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公布的五份裁定書皆顯示,途歌已無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終

  “從2018年11月開始,押金就退不出來了,現在依然沒有進展。”途歌用戶徐燃(化名)對中國商報記者無奈地表示。和共享單車ofo一樣,共享汽車途歌的押金難題一直待解。目前,徐燃所在的途歌維權群中,已經有用戶聯合起來,試圖通過向法院申請途歌破產的手段討回押金。 
  2018年底,途歌資金危機徹底爆發,用戶押金無法正常退還,途歌的財產隨之遭到凍結。去年11月29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公布的五份裁定書皆顯示,途歌已無可供執行的財產線索,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北京市偉博律師事務所主任李偉民告訴中國商報記者,法院終結本次執行程序,屬于正常法律程序。如果執行人或者法院發現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應當繼續執行。江蘇省律協電子商務與信息網絡法律委員會委員趙達軍則表示,如果沒有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那么法院也無能為力。對用戶來說,想退回1500元押金的難度越來越大。
   在名為”聚力申請途歌破產工作群“的維權群中,有用戶向中國商報記者反映,自己曾經通過多種途徑維權,均未果。“能嘗試的手段都試過了。我曾經向北京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及各大投訴平臺投訴,后來又到法院起訴,法院讓我調解,之后就沒有下文了。”用戶燕樂(化名)告訴中國商報記者。
   用戶駿博(化名)表示,發現押金退不出來后,自己還曾去轄區派出所報過案。“對方告訴我這件事不歸派出所管”。亦有數位用戶表示,自己曾撥打過12345市民服務熱線,但12345將問題登記之后就再無消息。
   還有用戶曾經想通過起訴途歌創始人、CEO王利峰的方式追回押金,然而,早在去年7月,王利峰就已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及經理,改由石玉蓮接任。如今,途歌已經人去樓空,官網無法訪問,App無法登錄,王利峰淪為“老賴”被限制消費。
   中國商報在該群里了解到,目前已有不少用戶聯合起來,欲通過向法院申請途歌破產的手段討回押金。記者從負責本案的律師處了解到,途歌注冊資本約為1337萬元,實繳約1271萬元,未繳缺口僅有66萬元,可以通過破產追回這部分錢,由公司股東承擔連帶責任。但因為金額有限,僅能滿足一小部分債權人的利益。“材料已經交上去半年了,還沒有回音。這種手段至少比單個用戶訴訟有意義。”該律師表示。
   近年來,共享出行平臺的押金退還問題一直是消費者維權的焦點。據北京市消協統計,去年96315熱線共登記途歌退押金投訴888件,登記ofo退押金投訴762件。鑒于企業的經營狀況,上述投訴的解決率極低,有關行政部門尚沒有有效措施。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消費者向消協投訴后,消協會對雙方進行調解,但如果被投訴方不來應訴,協商就無法正常進行。即使雙方經調解后達成協議了,被投訴方名下無可執行財產,消費者依然無法有效維權。“破解難題下一步就得靠不斷完善制度 ”。
   劉俊海表示,企業應盡量采取免押金模式,即使收取押金,押金的產權性質也要歸消費者,押金實際上是平臺為了消費者的利益而保管的資產。只有如此,破產時押金才不屬于破產財產范圍,消費者可優先取回。此外,對各類預付卡和押金應該建立銀行第三方獨立存管機制。
   徐燃說,他并沒有想過這1500元還能退回來,只是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引起重視,出面解決,幫助更多的人維護權益,要回押金。“畢竟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說,1500元可能是他們半個月的房租。”徐燃說。
无码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