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官網
關鍵詞: 電商 電視 時代 職業打假 退貨責任
主頁 > 315論壇 > - 正文

對“超標”電動自行車,再次支持“知假買假”3倍賠償!

時間:2019-05-10    來源:中國315法律網    責任編輯:zrbj1

摘要:太原萬柏林區法院重審:對“超標”電動自行車,再次支持“知假買假”3倍賠償!

  前言:1、前度“經典”今又是,晉魯“春雷”響中華!
  2019年4月29日,由中國消法研究會與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主辦的第五屆3.15打假論壇,為山東青島中院孫志遠副院長所作的兩個食品維權打假案的經典判決,在京專門召開研討盛會。
  5月5日,從京返的二紅夫婦,又領取了由山西太原萬柏林區法院曹明庭長所作的兩個非食藥(“超標”電動自行車)維權打假案重審判決,曹明法官以犀利的刀筆,重重落下法槌,如同孫志遠法官一樣,再現經典判詞,又一聲春雷驚響祖國大地。
該兩個“超標”小鳥電動自行車案原一審判決(由萬柏林法院張奕法官所作),去年就被評為中國消法研究會第四屆3.15打假論壇的典型案例之一。

  2、中央提出對關系百姓生命財產安全的假冒偽劣產品實施“懲罰性賠償”!

  李克強總理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再次提及“打假”,且措辭尤為嚴厲,“依法打擊制售假冒偽劣商品等違法行為,讓違法者付出付不起的代價。”

  2018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通過《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提出在關系百姓生命財產安全的食品、藥品等領域,加大對銷售假冒偽劣產品行為的打擊力度,對侵害消費者權益的市場主體依法實施“懲罰性賠償”。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實施,法律的權威也在于實施。如果有了法律而不實施、束之高閣,或者實施不力、做表面文章,那制定再多法律也無濟于事。
  《消法》《食品安全法》規定“懲罰性賠償制度”,立法宗旨就是要鼓勵群眾實踐中運用之參與“社會共治”與假貨作斗爭,而不能是將“懲罰性賠償制度”束之高閣,或限制遏制群眾多次使用。
  太原萬柏林法院所作的(2019)晉0109民初90號、97號民事判決書,再次旗幟鮮明地支持群眾“知假買假”多次運用“懲罰性賠償”法律武器對非食藥領域實施民事打假,以先進的司法理念,高超的司法審判貫徹踐行了中央的決策部署。
 
  一、基本案情:
 ?。üP者注:因該2小鳥案案情一樣,擇其一述之。)
  2016年11月11日、18日,邢志紅在太原迎澤區久鑫車行西中環店購買了由小鳥車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小鳥公司)生產的小鳥牌電動自行車20輛,型號為TDT293Z(萌萌噠M-2D),每輛單價為4100元,價款共計82000元。太原迎澤區久鑫車行開具了“小鳥電動車專用票”。
  涉案小鳥電動自行車隨車附帶有合格證、產品說明書、助動車銷售(保修)登記單等,說明書、合格證上標明“執行標準GB17761-1999”,說明書上技術參數指標都在國家標準范圍內。
  目測直觀可以看出,涉案電動自行車沒有腳踏騎行裝置、騎行時最高車速達40、50km/h以上。
  2017年9月28日,邢志紅通過電話咨詢,小鳥電動自行車售后工作人員明確告知如何解除限速的方法,邢志紅按照售后工作人員的說明的方法操作,自行解除了限速裝置。
  2017年6月、9月,邢志紅單方委托山西省產品質量監督檢驗研究所對涉案電動自行車進行了六次檢測。在電動自行車解除限速裝置情況下,六份檢驗報告均顯示整車重量、蓄電池標稱電壓、最高車速、制動性能等高出執行標準GB17761-1999。
  邢志紅認為涉案小鳥電動自行車最高車速、制動性能、整車質量、蓄電池標稱電壓等實際參數,腳踏騎行功能等均不符合說明書、合格證上載明的執行標準GB17761-1999,尤其是否決項目最高車速、制動性能嚴重超標。
  邢志紅認為涉案電動自行車存在安全隱患及不合理危險,實為典型的“馬路殺手車”,侵犯了消費者人身財產安全權。
  2017年7月25日,遂訴至太原市萬柏林區人民法院,要求小鳥公司退還貨款82000元,并支付三倍賠償金246000元。
 
  二、原一審支持“知假買假”退一賠三,被二審裁定發回重審。
  1、原一審認為“知假買假屬于消費者,支持“退一賠三”。
  原一審判決認為,……消費者的概念是相對于生產者和銷售者的,只要購買商品是為了生活所需,就應當認定為消費者。庭審中,被告以《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法辦函181號》函件的答復意見中明確規定在食品和藥品之外進行的知假買假,不再支持懲罰性賠償為由提出抗辯。本院對該函件的真實性、合法性不持異議,但該函件僅系最高人民法院對國家工商總局辦公廳的答復,本院對被告的證明目的不予確認。被告沒有證據證明原告購買涉案電動車是為了進行轉賣或從事其他經營活動,即使原告存在‘知假買假’的情形,目前的法律法規沒有對消費者的購買動機作出限制性規定,沒有將‘知假買假’的消費者排除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保護范圍之外,故被告關于原告不應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保護的辯解,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
  原一審判決認為,小鳥公司在生產的電動車存在缺陷,有使他人遭受人身傷害和財產損失的危險。被告在生產經營電動車過程中存在欺詐行為。
2018年4月28日,太原萬柏林區法院(對此2個小鳥案,共35輛)作出支持“退一賠三”的(2017)晉0109民初2489號、3127號民事判決書(審判長:張奕)。
小鳥公司不服,向太原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2、太原中院以“多次購買”是否用于消費等為由,發回重審。
  2018年9月26日,太原中院作出民事裁定書(2018)晉01民終2915、3116號。裁定書內容:本院認為,……本案中,小鳥車業有限公司生產的電動自行車是否存在缺陷,小鳥公司在銷售中是否存在欺詐;邢志紅多次購買涉案電動自行車是否用于消費還是其他,邢志紅是否屬于《消費》中的消費者,查清上述事實后依法作出判決。
  裁定如下:撤銷原一審判決,發回重審。
 
  三、重審判決依然認為邢志紅“知假買假”屬于消費者,支持“退一賠三”。
  1、涉案電動自行車是否存在缺陷問題。
  重審判決認為,被告生產的電動自行車在設計上、生產上存在一定缺陷,有危及他人人身財產安全。
  ……據被告小鳥公司提交的由國家輕型電動車及電池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出具的兩份檢驗報告的鑒定結論來看,檢驗樣品均符合GB17761-1999標準規定的要求。但檢驗報告中也對整車重量(重量)、腳踏行駛能力、輪胎寬度以及電動車后反射器、側反射器、腳踏反射器等項評定為不合格。
  被告所生產的電動車預留有提高車輛速度的限速裝置,違反了國家《電動自行車補充技術要求》規定。該情形從原告與其售后人員通話中得到佐證。解除限速裝置后整車速度的得到大幅度提升增加了駕駛者的危險。
  據原告邢志紅提交的檢驗報告,電動車在解除限速裝置后,最高車速、整車重量、蓄電池標稱電壓、制動性能均超過國家標準。無疑都增加了事故發生的可能性與損害擴大風險。
  3、被告在銷售中是否存在欺詐問題。
  被告生產的電動車最高車速、整車重量、蓄電池標稱電壓、制動性能均超過國家標準,且與產品說明書技術參數不符。特別是故意隱瞞電動車預留有提高整車速度裝置的事實,在經過消費者咨詢后,即可獲得解除裝置得方法,大大增加了消費者駕駛時的風險。
  針對上述情況被告沒有采取醒目的方式提醒消費者,反而故意隱瞞,存在虛假宣傳,有誤導消費者的行為。
  還需要強調的是,銷售者欺詐購買者是銷售者的單方行為,購買者是否知悉,并不影響銷售者欺詐行為的構成。
  故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指導意見》第六十八條,參照《侵害消費者權益行為處罰辦法》第六條、第十六條的規定,被告提供的電動車不符合人身、財產安全要求,且不能證明自己并非欺騙、誤導消費者,被告的行為已構成欺詐,應承擔相應的責任。
  4、關于邢志紅是否消費者的問題。
  本案涉及到一個特殊的問題,就是職業打假人是不是消費者的問題。本院認為,首先,判斷一個自然人是不是消費者,不是以他的主觀狀態為標準,而應以購買的商品的性質為標準,只要他購買的商品是生活資料,他就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的消費者。
  其次,目前的法律法規并沒有對消費者的主觀購買動機作出規定,也沒有將“知假買假”的消費者排除在《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保護范圍之外。
  再次,不能因為職業打假者的目的是為了獲利,法院就駁回職業打假者的訴訟請求,法院保護的是合法利益,否定的是非法利益,生產、銷售不合格產品獲取的是非法利益,打假獲取的是合法利益,法院保護合法利益,無可厚非。
  最后,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實施,每一起消費者針對生產者、銷售者生產、銷售不符合產品質量的行為提起訴訟,都會或多或少的促使生產銷售者更加重視產品質量,促使消費者更加關注產品安全,進而使法律的規定得到進一步的落實。
  故被告關于原告不應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保護的辯解,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信。
  綜上,2019年4月26日,太原市萬柏林區人民法院作出(2019)晉0109民初90號、97號民事判決書,重審判決依然支持邢志紅“退一賠三”,即小鳥公司退還貨款82000元,并支付三倍賠償金246000元,邢志紅退還所購電動自行車。

无码片在线